金正恩突变香饽饽,日本只能支持

  【环球网报道 记者 王欢】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就朝鲜“绑架日本人”问题表明看法,认为解决时间将推迟至美朝之间核导问题作出了结之后。意思就是日朝绑架问题谈判或将长期化。日本舆论分析认为,背后的原因在于“朝鲜现阶段应该会专心于围绕无核化的美朝磋商,关注不会转向日本”(河野身边人士语)。日本共同社认为,从河野的言行中可以看出,他与希望尽早解决“绑架”问题而急于举行日朝首脑会谈的首相安倍晋三之间存在温差,日本政府内部有意见担心出现步调紊乱。

据共同社8月6日报道,在暗中开展的非正式沟通中,朝方维持着“绑架问题已经解决”的强硬姿态,日本所计划的依赖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外交力量来促动解决绑架问题的剧本大纲正在崩塌。针对被提及的9月在俄罗斯的日朝首脑会谈,日本政府内积极促成举办的论调和慎重论调交错,不和谐声音开始显露。

  日媒称,日本政府对美韩联合军演的中止表示了理解,这意味着日方改变了在朝鲜弃核之前不应给予回报的以往立场。

仅仅几个星期前还是世界最被孤立的朝鲜领袖金正恩,时来运转,成为最为抢手的高峰会谈竟求对象。金正恩的对手,韩国总统文在寅定于4月稍晚进行高峰会谈,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愿意同金正恩直接会谈。刚刚传出的消息指,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在寻求与金正恩高峰会谈的可能。有评论指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任以来与金正恩还没有谋面,凸显中国与朝鲜的关系尴尬。  据报道,有消息传日本考虑安排安倍与金正恩举行峰会。消息引述日本政府人士今天透露,日本考虑寻求安排首相安倍晋三与北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举行高峰会,讨论数十年前日本公民遭北韩特务绑架的问题。  消息说,安倍将解决公民遭北韩绑架问题列为政治生涯中的要务,曾表示将持续努力,直至北韩承认绑架的13个日本人返回国内,以及日方怀疑遭绑架的其他日本人的讯息得到揭露。  共同社也证实日本政府拟摸索日朝首脑会谈的可能性。报道引据多名日本政府消息人士透露,听取访朝的韩国国家情报院长徐薰的报告后,日本政府13日着手研究应对朝鲜的新方式。着眼于解决绑架问题,拟摸索实现日朝首脑会谈的可能性。  共同社引据分析首相安倍晋三计划与表明考虑同意美朝首脑会谈的美国总统特朗普紧密合作,缩小与朝鲜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之间的距离。  报道说,将日朝首脑会谈纳入视野是由于认为“为解决绑架问题,与首脑金正恩的直接对话必不可少”。上一次日朝两国首脑会面是2004年时任首相小泉纯一郎与总书记金正日在平壤的会谈。能否时隔约14年安排首脑会谈将成今后的焦点。  政府高官13日对媒体表示期待实现日朝首脑会谈,称“核与导弹问题将在美朝首脑会谈上磋商,绑架问题与邦交正常化将由日朝商议”。政府消息人士称“必须寻找有效的时机”。外务省高层对媒体强调称“一切从现在开始”。  报道还引据韩国总统府13日发布的消息称,安倍与徐薰会面时关于将出席与美韩两国首脑对话的金正恩,称“不认为朝方只是利用这个机会为核开发争取时间”,表示了一定程度的理解。  据有评论注意到,朝鲜的敌对国韩国,美国和日本都在谋求与金正恩对话,相对于朝鲜同鲜血铸就的友谊国家中国领袖习近平却没有互动,凸显两国关系尴尬。

  河野考虑在“绑架”问题上打“长期战”

8月7日报道日媒称,围绕“绑架日本人”问题,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与朝鲜的拉锯战中处于守势。在新加坡的日朝外相接触以短时间交谈的形式告终,朝方对日本冷淡姿态凸显。不过,安倍在8月6日的记者会上仍然亮明了力争实现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举行首脑会谈的想法。

  据共同社6月20日报道,日本政府转而倾向于追认演习中止是在美朝首脑会谈举行的12日,特朗普在会谈后的记者会上强调“在正在谈判的情况下举行美韩联合演习不合适”。随后首相官邸传出了“既然特朗普那样说,也只能支持”的声音。此外,首相安倍晋三也在16日的读卖电视台节目中就特朗普的发言表示,“我认为这是为了与朝鲜达成互信的善意”,并未提出异议,与在日韩首脑会谈中主张不应推迟联合演习的2月时相比,态度已明显软化。

  “核与导弹问题了结后,日本和朝鲜之间将好好解决绑架问题。我将抱着这一打算进行努力”。共同社报道称,河野6月30日在德岛市演讲时以这种方式表达了自己想法,他认为美朝谈判没有进展的话,“绑架”问题也不会有动静。对于预计遭遇困难的美朝谈判,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强调“不会设定期限”。河野在“绑架”问题上无疑考虑打一场“长期战”。

3日晚,在新加坡国际会议场的休息室里,日本外相河野太郎看到朝鲜外相李勇浩后,走近其身旁用英语出声打招呼,两人交谈了“约几分钟”。关于具体内容,河野向随行媒体重复说了8次“无可奉告”。

凯时手机app 1

  事实上,河野担心对尽早解决“绑架”问题的期待感上升,4月以后多次向身边人士吐露心声称“绑架问题目前不会有很大进展,日朝谈判并非易事”。有分析指出,河野5月访问南美时批评部分媒体“一有情况就立刻提‘绑架问题’”,也是出于这一担心。

报道称,促使河野实施日朝外相接触的,是摸索日朝首脑会谈的安倍的意向。要实现首脑对话,首先需要在外相之间打下基础,然而此举难言获得了成果。据日本政府消息人士透露,对于河野发言称在解决绑架、核与导弹问题的基础上清算“不幸的过去”,李勇浩没有给出特别的反应。外务省干部分析说,“把与美国改善关系定位为最优先事项的朝鲜对日本不感兴趣”。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日本外务省希望平息事端

报道称,安倍的误判之处在于:通过特朗普向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施压,促其着手解决绑架问题的剧本被打乱了。朝方在特朗普提及绑架问题的6月美朝首脑会谈后也以“是已经解决的问题”等为由,多次谴责日本。

  “相信美韩防务部门是出于(为实现朝鲜无核化)如何为外交努力提供支持的观点做出这一判断的”。日本防卫相小野寺五典在19日的记者会上对于中止联合演习表示了一定的理解。但也有防卫省消息人士称,小野寺的发言并非出于真心,其真实想法是“如果削弱了对事实上拥有核与导弹的朝鲜的威慑力,日本的安全保障环境将会恶化”。

  在日本外务省的事务人员看来,河野的言行与“全面解决绑架以及核与导弹问题”这一安倍政府基本方针之间的一致性或将遭到质疑,因此都绷紧了神经。日本政府执着于全面解决的背后存在着一种危机感,即“国际社会关注的核与导弹问题如果先行解决,绑架问题就将被置之不理”(政府消息人士语)。

报道指出,在此形势下,安倍倾向于认为只能靠自己与朝鲜交涉,来打开局面。河野4日也在新加坡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会谈,强调“日本决心自行与朝鲜磋商,尽一切手段”。

凯时手机app,  报道称,在安倍执意与特朗普保持一致的背后存在着“如果不能获得军力最强的美国的合作,就无法解决绑架问题”(外务省官员语)的外交观。尽管美朝的融和氛围日渐浓厚,但在美朝会谈中提及绑架问题的特朗普的坚定支持,无疑是日本的重要依靠。

  一位日本外务省相关人士指出:“不明白河野的真实意图。只是表达了个人看法吧。”努力平息事端的该省官员就全面解决方针解释称“未必意味着要同时解决绑架以及核与导弹问题”,并表示“这样想的话,就能明白河野的发言与政府见解没有任何矛盾”。

不过对于迅速地举行会谈,外务省等存在不同意见,其理由是“美国政府未能像设想的那样推进与朝鲜的无核化谈判。这种形势下,如果先实施日朝谈判,将对牢固的日美同盟造成阻碍”。首相官邸和外务省存在温差,最后将交由安倍决定。

凯时手机app 2

  日朝磋商前路艰险

另据共同社8月6日报道称,在陷入停滞的对朝外交方面,安倍在8月6日的记者会上亮明了力争实现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举行首脑会谈的想法。他强调称:“最后我本人必须同金正恩面对面进行对话,解决核与导弹以及绑架问题,构建新的日朝关系。”但对于有关会谈时间等细节,他表示“目前没有确定”。

  ▲日本防卫相小野寺五典

  不过,河野与积极希望尽早召开日朝首脑会谈的安倍之间在认识上存在分歧的印象难以消除。安倍本月5日在官邸与“绑架”受害者曾我瞳会面时强调:“我决心亲自面对朝鲜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解决绑架问题。”这一发言表明了与美朝谈判同步、推动日朝磋商向前进展的意愿。关于安倍的态度,河野身边人士表示:“绑架问题是首相项目。安倍作为首相不得不这么说。与河野所处的位置不同。”

  不过日本政府内也有人对于中止联合军演带来的负面影响感到担忧,他们认为这可能削弱日本周边的美军遏制力,还有人指出美军在紧急事态下的快速反应能力会下降。防卫省官员称:“如果没有演习,美韩两军的熟练度会变差,万一出现状况时协同作战可能无法顺利进行”。

  不过,与对美融和态度截然相反,朝鲜近期不断批评日本“大声叫嚷并不存在的绑架问题”(朝鲜国营媒体“平壤广播电台”语)等。在共同社看来,不仅是尽早解决,事实上就连将来解决“绑架”问题的头绪也看不到。日朝谈判的前路十分艰险。

  报道称,另一方面,特朗普的做法也令日本外务省神经紧绷。据外交消息人士称,外相河野太郎和韩国外长康京和在美朝会谈后的14日会面时曾相互透露,关于美方中止军演的方针他们事先毫不知情,对美合作的难度在增大。

凯时手机app 3

  ▲当地时间2018年6月14日,韩国首尔,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左)、韩国外长康京(中)和与日本外相河野太郎举行美日韩三国外长会谈。(视觉中国)